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楔子

“什么?你你你……居然要我去当保母?!我简直不敢相信这种话你竟然也说得出,我看你根本就是头壳坏去了!”

时间是接近午夜时分。

地点在一处普通的住宅区的某间民房中。

事件为——从那间屋内,不断传出一阵阵男性的争吵声,而那音量之大,已引起附近邻居的观望。

只不过是一瞬间,邻近那间民房的几户人家便纷纷亮起屋内的灯,只因那争执声已惊扰到他们的睡眠。

有的人甚至还打开窗,想一探隔壁究竟发生了什么大条事情。

不过,真的只是一眨眼的工夫,刚刚才亮起的灯光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全都熄灭了,原因是——

“看什么看!我们家的私事关你们其他人什么鸟事啊?!”

呃——刚才发出大音量的男人突然将头自那民宅的大门探出,他暴喝一声,再用力的将大门狠狠摔上,让门板立刻发出“砰”的一声,仿佛就要支离破碎般。

在那民宅内的另一名年轻男子没辙的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,“阿民啊!你这样……要我日后如何跟邻居相处?”

长得高头大马、身材魁梧的黎健民怒目一瞪,“妈的!你现在该想的应该是如何跟我相处,而不是去管那些阿猫阿狗!”

他慢慢的边说,边燃起一支烟,在深吸两口后,才像是稍极平抚了些微的情绪般,吐出一道白色的烟雾。

透过袅袅上升的白雾,可以看到黎健民那浓浓的黑发就像是一堆杂乱不羁的稻草,正横七竖八的根根冲上云霄,只因为他每次一火大,就爱拼命以双手耙梳满头的短发。

他的脸庞似乎比一般人狭长了些,颧骨也较普通人深刻了些,将他整个突显出一股强势的感觉,仿佛当他说一时,旁人最好别说二,以免遭到不测。

Loading...

如果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关闭广告屏蔽或更换浏览器再试试~

推荐使用手机百度 or UC浏览器 or 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!

收藏网址:www.wandering2008.com

(*^__^*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