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五章

震撼他,为何又出现在她眼前?难道他在伤透了她的心,蹂躏了她的身之后,又想夺走她仅剩的宝贝?七年后──佟至刚从加长型的凯迪拉克轿车里走了出来,他伸展了下长手长脚,微微伸了个懒腰。在他之后下车的是个娇媚的女人,她打扮得雍容华贵,表情看起来却像只正想偷腥的猫。“至刚,我们等会儿去哪?”她的嗓音娇滴滴的,听起来却假假的。佟至刚看向从轿车前座走下来的私人秘书兼换帖,状似无聊的问:“你安排了几场?”没办法,他确实需要继承人,所以,他并未怪罪秘书为他安排的相亲宴会。身为佟至刚多年的专属秘书,安培微皱一下眉,“如果不算老夫人的份,除了你身边的这个,一共还有八场。”“我会尽量配合,不过,如果找不到适当的人选,随便找个外籍新娘也可,反正只要会生就可以。”他半开玩笑的说。他身边的女伴不依的抗议着。安培也讶异的望着他,“没有爱的婚姻可以长久吗?”佟至刚笑了,“爱算什么?”没错,佟至刚当年在姊姊下嫁某大户人家后,便被带去姊夫的公司从头学起。而他头脑清晰,思虑周密,在他入伍当兵前,就已经在姊夫的公司独当一面。在两年多的当兵生涯中,他更利用空闲时间钻研商业书籍,并在一退伍,就被姊夫派到国外的分公司工作。短短几年间,他所带领的国外分公司,创造的业绩竟比国内姊夫掌管的公司高出数倍,让他顿时成为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跨国企业的总经理。在他的观念里,男人理该为事业打拚,至于女人嘛!有爱没爱又有什么差别?姊姊贪图姊夫家的家 Loading...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