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/> 由网友提供。基友书屋提供《湖中公子》干净清爽的文字章节:在线阅读。"/>
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他记忆中的第一样东西,是刀。

那把刀全身都是刃口。他第一次拿时,便割了手。

他独自哭了一会儿,并没有任何人来理睬他。

血凝固了,他只能再次去拿那把刀,这一回知道要套上那个革套。

他只有这样一个玩物。

他很晚才学会说话。

因为除了教他练刀的人,没有人会同他说话。

楼中所有不是杀手的人,除了神医徐灵胎,全都被下了哑药。包括那个从小将他带大的小姑娘白音。

而教他练刀的人,说的是扶桑语。

他所能看见的,还有一群比他大的孩子。

可这些孩子见了他,都像见了鬼一样地恐惧。

他是有那么些不一样的。

大约是因为教他练刀的人被称作凌光一品——整个凤还楼中地位仅次于楼主的人。

那把刀,极难习练。

学会拿刀之后,刀的数量,就增加到了两把。

前后都是那样锋利的刃。

他每每还未出刀,便划伤了自己。胸腹之上,累累伤痕。看惯了自己的血之后,就觉得不那么腥了。

楼主倚天一个月会出现一次。

那是一个高大瘦削的男人,总是在地上投下奇长的阴影,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其中。

倚天冷漠地看着浑身是血的他,第一次开口,用的是扶桑语:

“刀,有自己的性格。连刀的性格都摸不透,如何驱使?”

刀是他唯一的朋友。

他被唤作陌上春。

他想,在中原话中,他的刀和他同姓。

他若不能与他的刀相依为命,又能依靠谁?

小小的手指夜夜滑过那寂寞如雪的刀刃,有时候会倒映出满天繁星,流光一灿;有时候是霜天残月,晓雾依依;有时候是雾凇沆砀,烟冷寒阙。

有一夜月澹千门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他漠漠然夤夜孤坐月影里,岑寂心中蓦然一动,刀引千嶂烟波,云起水落处万木摧折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gaysay.com

(>人<;)